新疆雅戈爾,棉紗,紗線,高品質紗線

   熱點文章
   聯系我們
主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文章內容
新疆紡織企業發展情況調研報告
時間:2018-03-28 08:45 來源:中國紗線網 作者:網絡 點擊:

剛剛,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發布《新疆棉紡產業發展情況調研報告》。由于事關新疆棉紡產業如何健康持續發展的大事,此調研報告備受業界人士關注。

 

近年來,在國家有關政策的促動下,新疆紡織發展和投資熱度不斷升溫,成為全國紡織增速最快的地區。尤其是新疆具有國內最為優質的棉花(15535, 95.00, 0.62%)資源,再加上一系列相關優惠政策,吸引了大批內地企業赴疆投資上游紡紗項目。全疆(含兵團)棉紡紗錠規模從2014年700萬錠增長到2017年1700多萬錠(含氣流紡、渦流紡),迫近“到2023年達到棉紡產能2000萬錠規模”的規劃目標(《新疆紡織服裝產業發展規劃(2018~2023年)》)。如何引導新疆棉紡織產業健康有序發展,這成為一道亟須解決的課題。

 

據《中國紡織報》記者了解的情況,此報告將對新疆相關產業政策的制定提供重要依據。新疆棉紡產業發展情況調研報告。

 

3月19日-23日,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在新疆自治區經信委支持下,分成五個小組對200余戶棉紡企業進行了調研,覆蓋全疆各個棉紡產業地區。本次調研旨在了解企業生產經營情況及發展規劃,了解新疆棉紡產業發展狀況,為新疆紡織行業發展及政策制定提供依據。

 

 一、行業運行及發展規劃基本情況

 

本次調研涉及到棉紡企業240家,截至2018年3月,已建成產能的166家企業,共計大約1446萬錠(折算)。原料大部分為新疆棉、小部分為粘膠。產品以環錠紡、轉杯紡為主,僅有5家企業有渦流紡,多為訂單化生產,主要為中低支紗。石河子等棉紡織產業發展基礎較好的地區,產品檔次相對較高,正逐步向精梳、緊密紡、緊密賽絡紡等方向良性成長。部分建廠時間較長的企業正通過技術改造等方式,提高產品水平、減輕對操作技術水平的依賴,發展的意識良好。用工方面,大部分企業反映維吾爾族工人工作效率較低、新員工培訓成本高、熟練工流失率高的情況。

 

 二、棉紡投資對新疆的發展貢獻

 

近3年棉紡織行業大步進疆以來,對維護新疆的穩定、促進就業、經濟發展、推動產業鏈投資、拉動基礎建設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的貢獻。

 

1、有效拉動了當地就業,為新疆維護穩定做出貢獻

 

除棉紡企業解決就業外,棉紡投資建設對促進間接就業和區域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不可忽視。據介紹建設一個30萬錠的先進棉紡廠,先后涉及建筑工人約3000人,投產前后也將對地方物流、餐飲、貿易,尤其是產業鏈的拉動有較大促進。

 

棉紡產業建設為很多當地人提供勞動崗位,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同時部分地區(如阿拉爾)還吸引了大量內地勞動力進疆務工,利于各民族間相互交流,為新疆維護穩定做出貢獻。

 

 2、多方面拉動大量投資

 

自新疆大力發展紡織服裝業以來,內地棉紡龍頭企業幾乎都在新疆有投資,吸引了大量資金。以巴州為例,從當地人民政府獲得的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巴州各類紡織服裝企業完成固定資產投資234.09億元,其中,化纖類10.96億元,紡織類193.56億元,印染類0.9億元,織造類6.12億元,服裝類9.93億元,產業用及其他10.03億元,基礎建設投資近60億元,2014至2017年期間全州累計從業人員28906名。

 

很多園區周邊還建設了保障性住房、學校、幼兒園、綜合市場、醫療服務站、診所、商業街等,改善紡織服裝產業園區的居住環境,同時也拉動了交通、建筑、物流、服務等行業的就業。

 

 3、增加原料就地轉化率,有效促進產業鏈的延伸

 

據走訪企業了解,棉紡企業生產加工中,新疆棉花用量超過90%,促進了棉花的就地轉化率。石河子市是新疆重要的優質棉花產區,該地區棉紡織工業的產業鏈也日趨完善。雖然紡紗仍是主要環節,但纖維染色、筒子紗染色、織布、坯布印染及后整理等下游延伸產業近年來發展迅速,某企業在印染環節技術上有重大突破,可實現活性染料、助劑、無機鹽分的分層沉淀并回收利用,促進了當地產業鏈協調發展。五家渠地區棉紡行業的發展,還帶動了當地企業并紗、倍捻線的加工。

 

4、增加當地稅收

 

所調研地區招商引進了部分內地大中型棉紡企業,作為重要生產基地為內地企業提供紗線,成為當地納稅大戶,比如某企業2017年納稅1688萬元,增加了石河子地區稅收收入。

 

 三、存在的問題

 

 1、員工流動性大、培訓壓力大

 

調研中,企業普遍反映員工流動性大,給企業培訓帶來很大壓力。當地少數民族員工由于生活習慣、觀念不同于內地員工,短期時間對紡紗織造倒班制生產較難適應。部分人員就業觀念和就業技能有待增強,且季節性流失明顯。從南疆轉移至北疆就業的工人還存在語言障礙、技術基礎差等問題,能順利穩定就業的人數占少數,但正式入職后穩定性好。

 

2、缺乏流動資金,融資難

 

信貸機構對紡織企業發展缺乏信心,企業貸款難、融資成本高、貸款期限短的現象普遍存在,且融資方式單一。流動資金不足正成為決定中小型企業能否生存發展的重要因素,部分企業正通過尋求合作伙伴的方式增添新動力。規模以上企業,流動資金需求量大,融資問題關系到企業能否穩步良性發展。期待拓寬紡織企業融資渠道。

 

3、各項補貼落實進度緩慢

 

政策補貼作為吸引企業進疆的重要因素之一,時刻受到各方關注。初期落實到位,為企業發展帶來很大信心,但近一年來,部分地區陸續出現延遲發放的現象,在企業本就流動資金不充足的情況下,又增加了一部分不可預見的“凍結資金”,影響了企業競爭力,其中,中小型企業更加依賴國家政策支持,受影響相對嚴重。

 

4、產品種類單一,存在同質化競爭隱患

 

在疆投資企業產品多以中低支紗為主,產品種類較為單一,受配套、運距、環保、勞動力等因素影響,新疆紡紗企業有同質化競爭的現象,將會拉低行業整體利潤。

 

5、空檔期買不到合適的新疆棉

 

依托于新疆豐富的棉花資源,企業產品基本以純棉紗為主。但因運費較高,性價比低,新疆企業一般很少競買國儲棉,在6至7月新舊棉花空檔期,尤為突出。

 

6、產業鏈配套不完善,產業結構單一

 

新疆紡織服裝產業鏈主要集中在上游的紡紗環節,下游織布、針織、印染、服裝、家紡等產業承接較少,尚未形成規模。后道產業基礎薄弱,使得紡紗產業距市場位置較遠,貨運距離長、運費高,產業鏈配套、產品結構有待完善。

 

四、發展建議

 

1、新疆棉紡產業政策支持延續性

 

新疆將會減少政策對棉紡產業傾斜力度的消息愈演愈烈,企業對此深表擔憂。大多數小型企業生產一些低支常規產品,依靠新疆的補貼政策維持運營,如果相關運費補貼、培訓補貼等政策一旦失效,該類企業很難繼續維持。有企業代表表示,如果棉紡產業政策調整過于頻繁,不僅會動搖現有企業堅持下來的信心也會對將進入的后道產業有不良的影響。希望政府能夠保證相關政策的延續性,充分發揮新疆區位、資源,盤活棉紡存量,實現棉紡企業的可持續發展。

 

2、呼吁“高征低扣”改革盡快落戶新疆

 

“高征低扣”問題已在全國9個省市得以解決,幾乎涵蓋了棉紡主要地區,新疆作為近年來紡織發展的熱門省份,卻遲遲未加入稅改大軍。棉紡行業作為薄利行業,解決“高征低扣”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該政策如若實施,利于進疆投資企業更好的落地生根。還有企業代表認為盡快在新疆落實才能讓進疆企業公平的與內地企業競爭。

 

3、加大對企業培養員工的支持力度

 

由于新疆人口結構的特殊性,紡織企業為了留住工人,正積極創造更舒適的生活環境,包括提供單身宿舍、夫妻房,開設清真餐廳等;為了鼓勵工人積極性,增設全勤獎、張榜工人工作績效等;對待少數民族員工,企業不僅指導操作技能,還承擔起教學漢語和生活技能的責任。企業對員工的投入成本遠超過政府補貼的數額,希望未來對員工培訓提供更多支持。

 

 

企業同時希望政府能在工人安置方面,如住房、幼兒園、醫院等園區公共配套設施給予企業更多的支持,共同為員工提供更踏實的生活環境,利于員工就業穩定。

 

4、明確補貼的落實渠道和期限

 

調研中企業反映對引進人才、語言培訓補貼等政策的申領渠道不太了解,有些手續過于繁瑣,補貼兌現困難,希望政府各部門之間能加強溝通并宣傳到位;明確補貼落實期限,方便企業合理安排資金,增加在疆企業安全感。

 

5、紗線運輸補貼與品質掛鉤

 

目前出疆紗線核定補貼,以支數劃分,有企業反映,希望對于補貼政策能夠進一步的細化,產品檔次為標準(比如增加強力、條干等指標),扶持政策差別化,按“高品質、高補貼”核定,鼓勵向高品質紗線的生產傾斜,促進企業轉型升級,提高產品附加值,更好的發揮原料產地優勢,也利于吸引高端紡織服裝產品、品牌進入。

 

6、設立棉花國儲庫

 

每年6~7月新疆棉花出現青黃不接現象,導致棉紡企業需要到內地購買棉花來維持正常生產,增加了物流運輸成本。針對該現象,希望當地能建立棉花儲備庫。

 

 中棉行協赴疆調研紀實

 

 此次調研,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共走訪了新疆10余個地區。

 

 調研的主要內容:

 

1、2014年以來新疆棉紡產業的發展成效:就業促進情況、新疆棉花及化纖等紡織原料就地轉化情況、項目建設及運轉情況;

 

2、新疆棉紡存量盤活及產業升級進展情況;

 

3、征求棉紡產業可持續發展的政策建議。

 

具體調研情況:

 

1、阿克蘇市阿瓦提縣

 

走訪的阿克蘇新發棉業有限責任公司為河南新野獨資控股公司,于2009年在當地開工建設,目前擁有3.8萬錠環錠紡,主要生產32支純棉精梳紗,解決了當地維族人員就業250余人。根據總公司總體規劃,計劃二三期項目共擴建16.5萬紗錠,目前場地和規劃圖紙已經落實。

 

走訪的新疆魯泰豐收棉業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3年,原有12.8萬錠精梳棉紡設備,2017年在原有基礎上擴建10萬錠精梳紗生產線,新增產能為總公司在山東淄博張店設備的整體搬遷,目前大部分設備已經安裝完畢并投入生產。公司主要生產80支以上精梳棉紗,共解決當地就業1200人,員工年收入近5萬元,為當地民族百姓脫貧致富做出重要貢獻。依托于魯泰精神文化,企業積極引導當地農民向產業工人轉變,為員工提供住宿公寓及天然氣入戶等基礎生活設施,提高員工生活質量,不止于關愛員工,更體現于熱愛員工。魯泰的經驗模式得到自治區政府的肯定,希望能夠將其經驗大力推廣。

 

在和企業交流中,企業也對當地棉紡發展提出了建議,希望自治區相關部門能夠及時撥付補貼資金。簡化崗前培訓審核流程,提高培訓補貼標準。企業更關心相關政策的延續性,希望盡快明確相關政策的穩定性和持續性,打消企業顧慮,推動紡織服裝產業健康穩定的發展。

 

2、塔城地區

 

塔城地區為新疆重要產棉基地,從走訪的情況來看,塔城地區的棉紡織企業基本以生產純棉紗為主,平均紗支為30S到40s,企業規模以5萬到10萬錠為主;從工人結構來看,本地職工比例占一半以上,平均工資為3500~4000元/月;企業處于原料主產區,原料隨買隨用,產品庫存較少約為10天左右,產銷情況良好。

 

在調研過程中,企業反映目前發展面臨的問題主要是優質勞動力成本相對較高,且穩定性較差;提高設備的自動化程度又與促進當地就業矛盾;此外,相關補貼雖能到位但時間稍長。

 

企業建議能夠提高棉紗出疆運費補貼,且能夠及時發放;因為當地勞動力流動大,員工培訓較為頻繁,希望能夠增加培訓補貼標準;企業家對于未來發展充滿信心,基本都有擬建或者擴建的計劃。

 

3、伊犁州奎屯地區

 

調研組走訪了奎屯地區7家棉紡織企業,覆蓋紡紗產能超過100萬錠,這些企業純棉紗支數以35~40支居多,80%以上具有精梳紗生產能力,共解決5400人就業,其中少數名族占40%以上。走訪的企業大多設備先進,長車覆蓋率超過60%,細絡聯、粗細聯應用率高,生產效率高。

 

由于新疆人口結構的特殊性,紡織企業為了留住工人,給工人創造了更舒適的環境,包括提供單身宿舍、夫妻房,開設清真餐廳等;為了鼓勵工人積極性,增設全勤獎、張榜工人工作績效等;對待少數民族員工,企業不僅指導操作技能,還承擔起教學漢語和生活技能的責任。

 

在經營和發展過程中,企業也面臨一些困難:1、員工流動性大。企業在人員培養上投入較大,但目前仍存在用工缺口。2、存在補貼不及時問題。企業普遍建議:1、在員工培訓方面,加大對企業的支持力度;2、希望能夠明確補貼撥放期限;3、加快推進新疆地區高征低扣改革。

 

4、博州精河地區

 

精河工業園2015年起逐步建立,以“差異化”為定位,園區內涵蓋紡織、服裝、地毯、箱包等多個產業。當地棉紡企業穩步發展,產能普遍不大,投產規模均在5萬錠左右,設備相對陳舊,但也有部分采用進口設備。

 

作為該地區最具特色的地方之一,當地企業基本都自有軋花廠,原料壓力小,紗線產品以32支為主,銷售狀況良好,主要銷往江蘇、浙江、山東等地,各項補貼落實到位,為企業舒緩了一定壓力。

 

用工方面,大多數員工為本地人,部分為南疆轉移工人,少數民族占80%以上,語言障礙相對較小,南疆轉移工人正式入職后穩定性好,在企業不斷發展出現用工缺口的狀態下,很受企業歡迎。據企業反映,目前“融資難”是面臨的最大問題,部分企業正通過尋求合作伙伴的方式增添新動力。

 

5、庫爾勒地區

 

庫爾勒市紡紗企業均在開發區內,規模較大,采用了先進的環錠紡、轉杯紡及噴氣渦流紡設備,產品質量高,原料以棉和粘膠為主,主要生產純棉以及純粘膠紗,目前生產平穩,部分環錠紡產能已經進行了包括緊密紡、緊密賽絡紡、單錠檢測、自動打包等相關技術改造,并開始嘗試混紡品種。庫爾勒市正在努力打造紡織全產業鏈,多項紡紗、織造、服裝項目計劃在建,特別是準備突破印染的瓶頸,同時中泰滌綸纖維基建項目已經開工,投產后將會形成120萬噸滌綸短纖和長絲產能,未來將豐富庫爾勒的纖維原料種類。

 

鐵門關紡紗企業以轉杯紡為主,產品均為棉紗,目前企業銷售狀況良好,產品基本無庫存。尉犁地區以針織、毛巾產業為主,紡紗企業均規模較小,多為轉杯紡,紗線質量不高多為后道針織配套,產品主要用于襪子、手套、毛巾、針織布。

 

通過與企業的交流,企業反映,目前招工正常,但是存在熟練工流動性大,新員工培訓成本高的問題,企業希望政府能在新員工培訓方面給予企業更大的支持。同時,工人安置難也是企業面臨的一大問題,企業希望政府能在住房、幼兒園、醫院等方面給予企業更多的支持。企業還反映,新疆本地新棉價格高,并且沒有國儲棉,企業拍儲后需要將棉花由內地運回新疆,運輸費用高,生產成本上升,企業希望能平穩新疆棉價,不要與內地倒掛。目前企業最為關注的問題是新疆紡織扶持政策的延續和落實問題,均表示希望能夠保持政策的穩定延續。

 

6、石河子地區

 

石河子地區為新疆較早的紡織基地,也是兵團主要的產棉區。該地區紡織產業發展早基礎好,配套較為完善,據了解2017年紡織工業占該地區工業比重約20%。從走訪的企業情況來看,石河子地區的棉紡織企業以生產緊密紡純棉紗為主,紗支多為30s、40s及以上。從產品結構來看,常規環錠紡紗比例逐步下降,產品已向精梳、緊密紡、緊密賽絡紡等方向升級,檔次較高,例如色紡紗、純棉漂白紗、60s精梳環錠緊密賽絡紡紗等。從技術升級來看,大多數企業都有計劃的進行設備改造,加大投入緊密紡設備改造范圍、利用圖像處理技術研發除雜質、異纖裝備等措施提高產品品質;進行短車集體落紗設備改造提升自動化程度;在節能減排方面自主研發“三液分流”工程等相關措施。企業本地職工比例占一半以上,平均工資為3500~4000元/月。

 

由于地處石河子市區附近,人工短缺、流動性大是企業反應較多的問題;雖處于原料主產區、棉花品質好,但在7~8月份當地棉花庫存量較少,當地企業也存在原料短缺問題;多數企業為訂單生產,產品庫存較少。棉紗出疆運輸補貼發放遲遲不能到位影響了企業的資金流動和競爭力,企業急切盼望能夠盡快落實棉紗運費出疆補貼,促進企業健康發展。

 

7、喀什市、農三師等地

 

從走訪情況看,所走訪企業呈現以下幾個特點:1、從走訪的企業看,投資呈兩極分化的現象,大企業設備均較為先進,車間寬敞通透,長期扎根新疆發展的決心顯著;也有少部分企業由于種種原因建設起點較低,項目設計簡陋,車間工作環境較差,屬于需要積極引導發展的企業。

 2、棉紡投資建設對促進間接的就業和區域經濟發展的帶動不可忽視,據介紹建設一個30萬錠的先進棉紡廠,先后涉及建筑工人約3000人,投產前后也將對地方物流、餐飲、貿易,尤其是產業鏈的拉動有較大促進。

 3、受配套、運距、環保、勞動力等因素影響,新疆紡紗企業有同質化競爭的現象,將會拉低行業整體利潤。

 4、政府行為的項目投資快于企業自主行為。目前有些企業對未來政策走勢持觀望和擔心的狀態。

 

8、五家渠及昌吉地區

 

五家渠和昌吉地區有一定的紡織基礎,企業運行狀況較好。從企業裝備情況來看,呈現兩極分化,規模較大的企業設備較新,以進口設備為主,生產效率高。小型企業設備陳舊,多為國產設備。

 

從產品結構來看,大企業的產品品質較高,主要是40s-60s的精梳緊密紡紗和32s的轉杯紗。其他的小型企業則大多數生產一些粗支常規產品,依靠新疆的補貼政策維持運營。多數大企業能保證約1個月的原料庫存,產品以訂單為主庫存較低;在解決當地勞動力就業方面,企業的本地職工比例均占一半以上,平均工資為3500~4000元/月。技術改造方面,昌吉溢達紡織全流程精梳緊密紡車間的智能化控制給調研組留下很深印象,該套系統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在降低工人勞動強度的同時提升產品品質,實現了生產與管理模式的創新及發展。

 

在調研過程中,企業反映目前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勞動力流動性較大。企業很關注新疆補貼政策的延續性,并希望對于補貼政策能夠進一步的細化,補貼向鼓勵高品質紗線的生產傾斜。

 

9、阿克蘇、阿拉爾等地

 

阿克蘇地區及阿拉爾市已投產企業基本全部開工,且具備較強的贏利能力。許多在建項目的廠房和設備處于不同程度的建設和安裝階段,在建項目多數來自浙江、江蘇、河南等內地企業,很多在建項目企業也有進一步擬建項目計劃。除紡紗項目,織造和服裝也處于不同程度建設階段,整體紡織項目建設熱情高漲,一片欣欣向榮。

 

新上紡紗設備整體設備水平較高,不乏國際最先進的裝備,例如有新建企業使用了立達和賜來福全自動氣流紡紗機、立達全流程設備、經緯全流程設備等。也有部分企業的設備為內地搬遷而來,先進性水平不足。

 

當地政府為了幫助企業營造良好的生產經營環境,采取了一系列優惠措施,如幫助企業墊資興建廠房,在稅收和電費上給予最大優惠政策,幫助企業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幫助企業進行員工培訓等。在當地政府和一系列優惠措施的幫助下,企業對發展前景充滿樂觀和期待。

 

阿克蘇和阿拉爾作為南疆優質棉花產地,能夠為棉紡織企業提供得天獨厚的棉花供應條件。作為南疆四地州之一,阿克蘇少數民族群眾比重較大,當地紡織業的發展,對于帶動少數民族群眾就業和脫貧,促進民族融合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10、阿拉山口市、博樂市調研

 

調研地區企業涉及紡紗和織造,在運轉的環錠紡紗能力超過20萬錠,氣流紡近2萬頭,織機400余臺。紗線以32~40支為主,紡織設備狀況良好,個別企業設備偏老舊。企業目前用工以周邊居民為主,少數民族達90%以上。走訪了10家棉紡織企業,其中有3家在阿拉山口綜合保稅區。

 

企業目前存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人員流動性大和融資難兩方面,建議增加員工培訓補貼力度,在財稅、融資政策上給予紡織企業適當傾斜,同時推進新疆增值稅“高征低扣”改革。



中国福彩中心主任是谁